返回尾声(4) 投名状 1/2  反叛的大魔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反叛的大魔王由笔趣阁(m.biquge168.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人们总以为只有黑暗才会致盲,其实光如果太亮了,同样也会。——成默
    ———————————————————————————
    战斗引发的混乱波及到塞纳河的这边时,被虔诚信徒团团围住的谢旻韫觉察到了异状,她远眺向了远处的夏悠宫,似乎闻到了硝烟和血腥的气味。
    还有一种莫名的不祥预感。
    果然,警察们通过直播确定了在夏悠宫门口和保卫发生冲突的正是成默他们,尽管成默他们戴着面罩,可欧宇产的外骨骼实在太好认,并且他们使用的武器偏偏又不是来自欧罗巴制式,而是米军制式,加上身形对比,基本就能锤死门口的几个人就是刚才在巴黎核心区域引爆毒气装置的恐怖份子。
    这让法兰西的警察们有些出离愤怒了。
    “看见了吗?你还好意思声称他们是为了帮助我们巴黎?”瘦高个举着手机冷笑,如果不是谢旻韫实在是美得超凡脱俗,又自带高贵气场,手机就直接砸到谢旻韫脸上去了。
    谢旻韫凝神看向了手机屏幕,即便成默戴上了头盔和面罩,但她还是轻而易举的从有机玻璃护目镜内那双细长又冰冷的眼睛认出了自己的丈夫。谢旻韫看见他毫不犹豫的开枪射击,枪花盛放,弹孔如水般流淌,有人倒地,鲜血流淌,尖叫刺耳,宛若修罗场。成默端着杀人的利器带着几个同样穿着欧宇外骨骼的学员毫不留情的将想要避难的人们赶出了夏悠宫,看上去完全就是那种杀人盈城冷酷无情的大魔王。
    见谢旻韫只是凝神注目观看,表情沉静如平湖,没有震惊没有惋惜也没有懊恼,瘦高个警察愈发愤怒,收回了手机咬牙切齿的骂道:“魔鬼!尽管你长了副天使的面孔,你也一样是魔鬼!不要再欺骗这些可怜的人啦!”他扭头对着那些相信神迹所以相信谢旻韫的信徒大喊,“就算她是天使,也是堕落的贝利亚,不要被她的外表所蒙骗.......”(贝利亚又被称为“Belial”、又作“Beliar”、“Berial”、“Blil”。别名“黑暗之子”,是一位美貌却堕落的天使,乘坐着火战车,擅长用诡辩的言语挑拨人类的关系。)
    警察的呵斥和谢旻韫的沉默,这让围在周围的信徒们有些不知所措。
    “别废话了安东尼,赶紧上去阻止他们上去关门!”八字胡警官朱利安冲着瘦高个警官挥了下手,接着他转身指着谢旻韫说道,“姑娘,我警告你,虽然你有超能力,但不要认为你能逃过我们法兰西警察的追捕!我希望你老老实实的在这里等着,等我抓住了你同伴,我允许你跟大使馆打电话。”
    谢旻韫心念电转,尽管亲眼目睹了对于成默极度不利的事实,可她依旧信任成默,她了解他,相信他之所以开枪击毙保卫,肯定有不得已的理由。她猜测成默的目的是阻止想要避难的人们进入欧宇总部,不过这样的手段实在太极端。也让她劝说人们离开这里的难度更高。
    但不管怎么说,成默都是为了她背负上了这么大的罪孽。谢旻韫觉得自己不能放弃,也没有放弃的理由,她必须得承担起这个责任。
    于是谢旻韫纵身一跃,跳入了正要警察人群中,伸开双手拦在了朱利安警官前面,她放大音量,严肃的说道:“朱利安警官,我说过,无论是欧宇总部还是特洛卡代罗花园都是个陷阱,我的同伴开枪就是为了让人们离开这一片是非之地!请相信我,我用我的名誉担保,请你现在帮忙组织人们赶紧离开......要不然就来不及了。”
    听到谢旻韫的话瘦高个警察安东尼啐了一口,满腔愤怒的说道:“你的名誉?恐怖份子有名誉可言?这还真是可笑!”
    朱利安警官盯着谢旻韫虚了下眼睛,扭头对身侧的另一个警察说道:“普约尔,你是怎么看人的?把她铐起来,她要是敢跑.....或者飞,你就必须开枪!”
    “铐起来?”名叫普约尔的卷发年轻警察不可思议的问,他吞咽了一口唾液,“我可是个虔诚的信徒,您怎么能让我去拷.....一个天使?”
    “她只是什么鬼天选者,不是天使。”朱利安警官恼怒的说,“别废话了,实在不行你就多给她戴几副手铐。”
    “有用吗?”普约尔有些委屈的低声抱怨。
    “不用了,我不会逃跑的。”谢旻韫冷冷的说,“但你们也不能走,你们必须协助我疏散这几十万避难的人。”
    “啊哈!露出你的恶魔尾巴了吧?”瘦高个冷笑,“还不准我们走?你就是为了帮助你的同伙逃跑!卑鄙的恶魔!”
    朱利安掏出了枪,指向了谢旻韫的眉心,警告道:“姑娘,你这是在挑战法兰西警察!不要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我不管你有没有外交豁免权,我都会击毙你。”
    谢旻韫看向了朱利安手中那支黑色的SP2022,只是稍稍凝眉,黑色的枪管瞬间燃亮了起来,接着橙红色的枪管四分五裂,绽放出了一朵铁之花。
    朱利安像是握住了一个烫手的山芋,连忙将像是蜡烛般正在融化的手枪扔在地上,他有些紧张的掏出了警棍,同时退了一大步,自我安慰式的大喝道:“不许乱动,举起你的双手!”
    与此同时,所有的警察都用枪对准了谢旻韫,然后挥手驱散围在谢旻韫周围的信徒。
    面对几十个黑洞洞的枪口,谢旻韫怡然不惧,她淡淡的说道:“你们手中的武器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实际上我要走,你们拦不住我,而我要阻止你们,却轻而易举。”
    “不要以身试法。我们的大部队马上就要到了,就算你对付的了我们警察,也得好好考虑下巴黎附近的驻军......他们的火力和我们可不是一个等级的......”朱利安故作镇定的说道。
    谢旻韫已经听见了遥远的空中传来了直升机的声音,无数桨叶的旋转引起了空气细微的波动,她不能让其他人打断成默的计划,于是她挥了一下手,周身荡漾起了金色的光芒,那一对轻纱一般的羽毛羽翼在她的背后如花般怒放,白色的细雪如尘埃漫卷,如太阳般耀眼的三星堆权杖出现在她的手中。
    她举起权杖,闪烁着警灯的摩托车,或长或短的枪支,发着光的手机,还有谢旻韫背后的那间铁皮屋,全部凌空而起,它们像是无数的金属气球,在荡漾着微雪的空中漂浮,密密麻麻的遮蔽了埃菲尔铁塔下的一大片天空。
    就连谢旻韫背后的埃菲尔铁塔都开始微微摇晃,那二十多万个装在上面的彩灯也时明时灭,狂风卷起了雪花和尘埃,处于风暴中心的谢旻韫愈发的璀璨夺目。
    谢旻韫再一次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起码此时此刻在塞纳河右岸的人们都将视线投向了她,反正远处夏悠宫发生的事情他们也看不见。
    信徒们再次跪地向着手持权杖,长发在风中鼓荡的谢旻韫顶礼膜拜,周围不知所以的人们也慌张的聚焦于谢旻韫。
    一群警察失去了武器大惊失色,站在原地仰头看着半空中的奇景,脸上写满了茫然。
    漂浮在空中的谢旻韫低头,居高临下的凝视着朱利安冷冷的说道:“现在巴黎发生的一切都在电视和网络上向全世界直播。我就当着全世界观众的面问你,如果我说的是正确的,这里是小丑西斯的陷阱,有几十万人可能因为你的决定而失去性命,你承担不承担的起这个责任?你如果说你承担的起,我马上束手就擒,也让我的同伴放弃抵抗。”
    这一次谢旻韫换了方式,她不再用神迹来取得人们的信任,而是用神迹和舆论给予警察压力。
    朱利安哑然失语,他滚动了一下喉咙,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细密的汗水,什么也话说不出来。
    其他的警察也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注视着仿佛处于风暴眼中的谢旻韫,噤若寒蝉。今天的一切对于警察来说也太超出常识了,没有人知道他们该何去何从。
    见朱利安低下了头,谢旻韫轻盈的落在了地面上,她挥动了权杖,在地上轻轻一跺,大地为之震颤,所有漂浮在空中的金属物件,全部归于原处,那些枪支也重新回到了警察们的手中,她抬起无暇的面容环顾了一圈,冰冷的空气中闪动着圣洁的光芒,令人们无法直视,她对着周遭的人不容置疑的说道:“我们要离开这里,现在就必须离开这里,通知所有人准备好,立刻去组织撤离!”
    “我们凭什么听从你的命令?你看看你的同伴都做了些什么?”高个子警官再一次举起了刚刚才拿回来的手机,上面正播放着成默一脚把苦苦哀求的女人踹倒在地,并且还把小女孩推倒的画面。
    原本安静的人群又响起了争论。
    谢旻韫只是瞥了眼屏幕就收回了视线,她放大音量,冷静而清越的声音如冲破迷雾的钟声:“按照你们对他的定义,他不该是杀了这位女性和她的女儿吗?但他没有,他这样做只是为了不让她和她的女儿进入死亡之地。更何况,既然大门已经关闭,你们就更没有选择了。你们只能信任我,跟随我。相信我,你们将获得生命,留下,则会死亡。没必要害怕!”谢旻韫高举起了权杖,权杖的顶端发出了像太阳般耀眼的光芒,在黑夜里如冉冉升起的照明弹,她沉声吟诵,“造物主与我们同在!”
    一群信徒们再次跪了下来,泪流满面的大喊:“造物主与我们同在!”
    声浪如浩大的涟漪,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这时几架装备了GIAT30机关炮的虎式武装直升机飞抵了埃菲尔铁塔,朱利安胸前的警用对讲机里先是响起了嘈杂的电波声,接着有人问道:“朱利安指挥官,我看见了夏悠宫的大门在关闭?需要我开枪阻止吗?”
    八字胡朱利安环顾了一下四周,全是跪倒在地信徒,又看了看神态坦然的谢旻韫,犹豫了须臾,他抬手取出了对讲机,回答道:“不用。只要派人下来帮忙撤离就行......”
    谢旻韫心中松了口气,但脸上她还是没有泄露一丝一毫情绪,只是轻声说道:“谢谢您的信任。”
    朱利安冷哼了一声说道:“谢谢?确实如你所说,我承担不起四十万生命的责任!”稍作停顿,他一字一句的说,“你也同样承担不起。”
    说完朱利安就转身面对身后的警察们拍了拍巴掌,大声喊道:“现在全员开始组织撤退,我分配一下任务......”等朱利安安排完任务,高个子警察安东尼不安的拉住朱利安的胳膊,满腔愤懑和怀疑的说道:“老大,真要相信这个华夏.....天选者吗?你都没有跟上面汇报就做了这样的决定,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朱利安摇了摇头说:“我也不想这样,可现在联络不上大统领,上面全乱了套,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局长要我们暂时先稳住这些人,他们根本不是我们能应付得了的,你也不是没看见,她有超能力,还不知道几个恐怖份子是不是也有超能力!我们没办法阻止她.......”
    “那怎么办,就放弃进入地下掩体?她说是什么就是什么?”
    “局长已经给军队的人打了电话,军队已经派遣特种部队过来了,到时候就能控制住她了!至于那些进入地下掩体的恐怖份子也不过是瓮中之鳖,如果小丑西斯确实也进入了地下掩体那就最好不过,只要开启屏蔽装置,让他的信号发送不出去,巴黎的毒气危险就暂时解除了,然后我们在把他们一网打尽!”
    “如果小丑西斯没有进入地下掩体呢?”
    “毫无疑问,这些人说的没错,小丑西斯的目的就是进入欧宇的地下掩体,如果他没有进入,那么他也会想办法进入,据说这座地下掩体的物理入口就只有夏悠宫,那么军队只要守住这里,小丑西斯就一定会来......”
    “老大!厉害!如果你能处理好这次事件,明年换届,局长的位置就一定是你的了!”
    朱利安抖动了一下嘴角的八字胡微笑。
    燃亮着灯光的钢铁巨塔伫立在西方自由城邦的中心,在它的四周博物馆、江流、宫殿、桥梁、店铺和大厦作为城市触手慵懒的延展四方,沐浴在细雪与毒雾之中。
    显得古老、傲慢而空虚。
    ————————————————————————
    “你.......你在.....说.....什么?”关博君义愤填膺的表情凝固在了面罩的后面,这个瞬间他的瞳孔放大,他的身体还有些微微的颤动,显然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的可怕的事实。
    “怎么了?怎么自己人还吵起来了?”队伍频道里传来杜冷疑惑的声音。
    成默轻轻推开关博君,垂下手中的冲锋枪,淡淡的说道:“现在说出来已经没有关系了。实际一开始我就不认为小丑西斯会主动来找我,因此我把决战之地设定在了欧宇总部的地下掩体。在我拿到图纸之后更加确定了这一点。欧宇总部是一个距离较远的双塔式结构,表面上总部宇航局办公大楼在塞纳河右岸,而真正的基地则是在神将坐镇的夏悠宫地下掩体。这座地下掩体虽然巨大,却只有两个入口,一个是通向宇航局办公大楼的地下铁路,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夏悠宫一楼大厅。之前你们去引爆毒气装置的时候,我已经炸掉了通向宇航局办公大楼的地下铁路,并在风井里引爆了好几个毒气装置。所以.......现在整个地下掩体只有这里一个出口。
    成默停了一下,队伍频道里全是粗重的喘息声,没有人想到成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设计出了这样一个计中计,更叫人感到惊悚的是成默视人命如草芥的冷酷和强悍的执行力。
    成默扭身放下自己的背包,拉开拉链从里面掏出了一个充满了毒气的玻璃罐,里面充满了一种绿莹莹的液体。成默将比灭火器稍大一点的玻璃瓶抱了起来,在日光灯的照耀下绿色液体产生了一种奇异的金属感,泛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幽光,那些幽光在易碎的玻璃瓶里荡漾了起来,实在有些惊心动魄。
    “目前我们所在的出口一共四道安全门,里面的两道门归地下掩体的控制中心控制,外面的两道门归欧宇的地上建筑控制,只要我们不打开地上建筑的两道门,就没有人能够逃出来。地下铁路的毒气渗透会比较慢,也容易被隔绝,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一罐毒气放进新风机组的管道里引爆,让毒气在掩体内迅速蔓延........这样就离杀死小丑西斯只有一步之遥了........”
    成默冷淡的声音在队伍频道里响过之后,没有说话,只有长久的雅雀无声。
    大厅里的关博君注视着成默手中的毒气罐吓得瘫倒在地,连滚带爬的躲到了沉重的金属门边,摸了好几遍面罩,确认自己戴好了才惊恐的看着成默。
    就连付远卓和顾非凡都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用一种复杂的莫可名状的眼神看着成默。
    这可怕到难以想象的计划,让他们几乎丧失了思考能力。
    而抱着毒气罐的成默表情却一如往常的没有太多情绪,只是写满了孤独。
    这孤独就好像是荒芜的怒海之底,无论激流在它之上如何漫卷骇浪,如何把所触及的一切悉数摧毁,它都只是平静的注视。
    “我去新风机组的机房,你们可以考虑一下,接下来要不要和我一起行动。”成默转身向着大厅的一侧走去。
    “你.......真打算把已经进入掩体的人全部毒死?那可是好几万人......我们将来会背上什么罪名你想过没有?”队伍频道里传来了杜冷的声音,就连一向冷静的杜冷声音都在颤抖,成默的计划乍一看似乎平平无奇,但这却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计划。
    “只有我露了脸,所以这个责任我一个人背。”成默停住了脚步,轻声说,“我在埃菲尔铁塔下面看到了几百个这样的毒气瓶,如果全部引爆,不要说广场上的几十万人了,整个巴黎没有人能逃掉......哲学上有个讨论很有意思,那就是‘电车难题’,这个难题假设的是你手中有个按钮,如果你不按按钮,什么也不做,那辆电车就会撞死前面铁轨上的五个人。如果你按下按钮,那么电车就会切换轨道,撞死另外一条铁轨上的一个人,而你也因此成为了杀人犯.......”
    成默回头看向了呆立在原地的几个人冷冷的说道:“知道正义的做法是什么吗?”
    没有人回答成默,所有人都屏息凝神,成默嘴角撇了一下,冷笑着说:“所谓的正义......那就是什么也不做,让那辆列车撞死五个人。因为你无权剥夺其他人的生命。听上去有些荒谬对不对?可无论是理性的思考,还是以伦理为依据做判断,‘什么也不做’既符合利益,也符合正义。眼下我们就是面对‘电车难题’手握按钮的那个人,只不过轨道的一侧是大巴黎地区几百万人,另一侧是地下掩体的几万人......是什么都不做,等小丑西斯释放毒气,还是按下按钮杀死几万人,救下整个巴黎?其实根本不需要理性的思考,凭借直觉就该明白救下整个巴黎才是正确事情。然而这种做法必然面临严厉的道德责难,因为它确实不正义。可判断一件事究竟该怎么做,只有‘正义’这一个标准吗?你们真觉得几万人比几百万人重要?”
    “我不觉得。”成默回头继续向着大厅的深处走去,“至于你们打算怎么做,自己考虑清楚,我不会勉强。”
    成默冷若冰霜的回答在大厅里低徊,宛若深冬的朔风。外骨骼的金属脚掌敲击在大理石地面上叮叮作响,如同黑白琴键在演奏一首悲哀的挽歌。他的背影投射在米黄色的地板上,仿佛孤高的骑士举起长枪迎着敌军冲锋。
    不知道为什么,付远卓觉得眼眶有点红,他觉得自己没办法思考那么多,也不在乎成默所做的事情究竟是正义还是邪恶。他想起了高二那年为了一口气去争夺学生会主席的事情,如果不是成默,他绝对没有办法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完成惊天逆袭。
    迄今为止,那段竞选的日子都是付远卓最值得回忆的时光。成默制定了所有的计划,他和颜亦童、宋希哲还有一帮同学一点一点的去完成。做宣传画,和商家谈合作,办自己的网站,打理微信公众号,还拍了好些妙趣横生的短视频,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即便现在偶尔回看那些视频,想起那些小细节,付远卓都会笑的合不拢嘴。
    现在想起来,当选的那一刻,所有的努力化作成功的喜悦,同学们为他欢呼,为这不可思议的奇迹欢呼的时刻,并不会经常出现在他的回忆中。
    反而是奋斗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历久弥新。
    这个瞬间付远卓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玩《英雄联盟》。
    不是为了证明自己多有游戏天赋,也不是为了在峡谷里屠杀别人所带来的快感,更不是为了成为大师或者王者......
    而是和伙伴一起战斗的过程,赢了吹逼,输了互相臭嘴,打完游戏还能宵夜,那种种小细节汇聚而成的无与伦比的快乐。
    “召唤师,你的光辉时刻是什么时候?是WCG吗?……“
    “不,我的高光时候,绝对不是当选学生会主席的时刻,而是在现在,就是在同伴战斗的时候,和他并肩作战,就算是做坏事又怎么样?”付远卓感觉自己的内心在燃烧,他率先追了上去,大声喊道:“成默等等我!我帮你......”
    顾非凡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也快速跟上了付远卓的脚步,只剩下关博君一个人留在门边瑟瑟发抖,茫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顾非凡追上了成默和付远卓,佯装惊讶的说道:“MD,没想到成默竟然这么有节操......简直是伟大!老子原来还以为你就是个自私自利阴险狡诈的小人呢!我还真是看错了.....”
    成默没有回头,淡淡的说道:“你没说错,我是很自私自利,因为这么做也会给我带来巨大的好处,也许你们还不清楚,参与历史重大事件是能够收获系统奖励的,奖励的经验值和贡献点数,视你对历史进程的影响来计算。”
    “啊?还有这种事情?”队伍频道里同时响起了杜冷和顾非凡的声音。
    “没必要骗你们。这是这种历史事件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升级这么快,就是因为参与到了欧宇‘上帝基因’失窃的事件中,毫无疑问,这一次‘歌唱者号角’所引发的欧罗巴之战绝对是史诗级的历史事件。”
    成默知道现在顾非凡和付远卓似乎决定了帮助他,但杜冷和朱令旗还没有表态,至于关博君,只要杜冷和朱令旗也决定了跟随,肯定会随大流。虽然成默觉得杜冷和朱令旗想明白只是迟早的事,可现在都不坚定,到时候看到地下掩体内的惨状,受到强烈的冲击绝对会动摇。
    这个时候光用道义来让众人竭尽全力肯定不够,成默一个人也完成不了如此沉重繁杂的工作,他必须要说出不容拒绝的利益来坚定他们的决心。
    稍作停顿,成默继续说道:“你们可以看看自己的经验条,也许你们还不知道,杀死普通人也会有经验点,只是这点经验点数非常少,到了高等级的时候可以忽略不计。但只要杀死了小丑西斯,拯救了巴黎,我们能收获的东西绝对能超乎想象。我敢肯定,足够你们直接满级。”
    付远卓不可思议的问:“我......我也可以直接满级?”
    “不能够说绝对,但应该差不多。”
    队伍频道里安静了下来,众人的呼吸也变得起伏不定。
    这个诱惑对于谁来说都实在是太大了,虽然说满级并不意味着成为天选者,但那也与成为天选者只差一线。
    尽快成为天选者是每个乌洛波洛斯的追求。
    队伍频道里没有人说话,似乎每个人都在思考。成默也没有在多说,他清楚大学就能成为天选者对于几个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无限光明的前途。
    而想要获得这一切,就必须向他缴上“投名状”。
    当然,其他人都被巨大的诱惑所蒙蔽,完全想不到成默已经算计到若干年后的事情去了。
    成默带着付远卓和顾非凡从通向负一层的楼梯,来到了地下掩体的进口处,如今刷着蓝色金属漆的大门已经落了下来,宽敞的进口空荡荡的,只有一些逃难的人不小心遗落下来的物件,帽子、围巾、手机,还有几只被踩掉的鞋子散落在地上。
    三个人在女娲的指引下沿着进口右侧的
    inject()
    走廊走到了尽头,这里有一道封闭的灰色铁门,门上挂着电子锁,成默叫女娲打开了电子锁,他单手推开颇为沉重的金属门,风机的声音就从里面涌了出来。
    成默将毒气罐放在地上,从背包里掏出一个滤芯换好之后,转头对两人说道:“你们在外面等一下,我去释放毒气。”
    说完成默也没有等两个人回答,便径直走进了机房,还顺手关上了门。
    付远卓和顾非凡对视了一眼,知道成默是不想增添两个人的思想负担,才没叫他们进去。
    付远卓还是太老实了,在他心里成默实在崇高的一匹,于是他望着铁门幽幽的叹了口气说:“唉.....其实他一开始就露脸,不仅是为了吸引小丑西斯的注意力,也是为了自己一个人去承担所有压力吧!说实话.....他一个人做的太多了。”
    顾非凡沉默了一下,说:“以前我们这些人都觉得是他走了狗屎运高攀了谢旻韫,为此背地里没有少笑话谢旻韫,也没有少讥讽他,还准备看他们两个的笑话.......现在才知道有眼光的谢旻韫,有眼无珠的是我们这些人”
    “哈哈。我告诉你喜欢成默的可不止一个......”
    付远卓眉飞色舞的跟顾非凡科普成默的光辉事迹,队伍频道里传来了关博君气喘吁吁的声音:“喂!喂!付远卓你们在哪里啊?等等我啊!”
    付远卓犹豫了一下回答道:“我们在空调机房,位置我也不好说,你可以问女娲。”
    关博君大叫:“我问过女娲,女娲不理我......”
    顾非凡嘲讽道:“我说关博君你也太现实了吧?听到有好处就追了上来?刚才质问成默的那股劲呢?”
    “好处?我是在乎好处的人吗?”关博君委屈的叫道,“我开始质问成默,真的就是一时冲动,主要是因为成默对待小萝莉太残忍了。作为一个宅男,怎么能容忍有人能那么无情的对待一个那么可爱的小萝莉!”
    顾非凡冷笑道:“你就演!”
    “我发誓!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让我家的手办全都被熊孩子肢解.......”关博君斩钉切铁的说。
    顾非凡完全不理解手办对于宅男们的重要性,用不可理喻的语调说:“啊?就这?”
    付远卓倒抽了一口凉气说:“不,这个誓言挺毒的。”
    “毒吗?不就几个塑料模型?”顾非凡不置可否的说。
    关博君气呼呼的说道:“几个塑料模型?你这是在侮辱我的信仰!”
    付远卓也认真的说道:“顾学长,手办可不是塑料模型。”
    “好吧!不懂你们这些二刺猿!”接着顾非凡又质问道:“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跟上来?”
    “我就寻思着放个毒气不需要那么多人,我就在大门口守着呗......可不知道为什么大厅里越来越冷,一个人在大厅里有点怕怕的.....”关博君期期艾艾的说。
    这个时候女娲温柔的说道:“因为我看你满头大汗好像有点热,所以就把暖风改成了冷风。”
    队伍频道里先是静默了须臾,接着响起了夸张的爆笑,就连杜冷也忍不住说道:“关博君,你承包了我一年的笑点。”
    顾非凡一边笑一边断断续续的说:“唉!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二百五队友?”关博君不满的辩解:“你们过分了啊!好歹我也立下过汗马功劳,刚才要不是我车技了得,你们两个连逃都逃不出来!”
    “汗马?汗猪功劳还差不多!”顾非凡嗤之以鼻,“说真的,要不是你耽误时间,我们早就完成任务了,也不至于这么迟才赶到......”
    “运气不好也怪我咯?”关博君说。
    这时成默推开了机房的金属门低声说道:“关博君,你不用过来了。”
    关博君可怜兮兮的说道:“别啊!成默,我保证再也不质疑你了!一切听你的指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成默淡淡的说道:“我们这里的事情已经做完了,你在负一楼小厅的进口等着就行。还有杜冷和朱令旗,你们把女娲的外接设备拿上,也来负一楼小厅,一楼的监控室交给女娲就行。我们先去安保室找点弹药和武器,然后就进入第二道门。”
    “好!好!”关博君立刻回答,但他松了口气以后又立刻问道:“不过,成默我还有最后两个问题......”
    成默还没有说话,顾非凡就先冷笑道:“我说关博君,你这人怎么这么婆婆妈妈?”
    “我.....我主要是好奇,不只是质疑。要是.....要是成默介意,我就不问了。”关博君小声道。
    “你们可以问,但我不一定会回答,不过.....不管什么问题只能问一次,我不回答,你们也不要追问。”成默说。
    关博君连忙道:“你怎么知道小丑西斯一定已经进入地下掩体的?”
    队伍频道里寂静无声,其他人也都在等待成默的回答。
    “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小丑西斯的本体应该就躲在埃菲尔铁塔上,那是最佳的藏匿地点,就算不是在埃菲尔铁塔,肯定也是在特洛卡代罗花园附近,这样以便第一时间赶到欧宇总部的入口。我不仅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也对小丑西斯有信心,他肯定能第一时间内进入欧宇总部。”顿了一下,成默直接问,“第二个问题?”
    众人沉默,他们不太清楚成默是如何推断的,但他们相信成默的推断,这更让他们觉得差距巨大。
    “第二个问题.....真就没有办法少杀点人吗?”关博君小心翼翼的问。
    “没办法。”成默冷冷的回答。
    “他已经尽力了.....如果我们没耽误时间,能早点引爆特洛卡代罗花园周围的毒气装置,也许能阻止更多人汇集在这里,也能早点进入欧宇总部,这样也许会少牺牲一点人。”付远卓低声说。
    顾非凡也叹了口气说:“怪我们。”
    成默摇了摇头,低声说道:“遇到这种极端情况,不要幻想找到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现实不是电影,穿着三角裤的超人一到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战争、灾难必然会有牺牲,想要得到就肯定就会失去,这是一个多么简单的道理。可人们总是期待付出的少,得到的多,因此而犹豫不决。于是越是犹豫,失去的就越多。你们得想明白牺牲是必须得承受的痛。就像秦始皇牺牲了十几万人修长城,换来的是中原长期的安宁;就像米军在长崎和广岛投下原子弹,牺牲了几十万人换来了世界的和平......虽然残忍,但我们别无选择。”
    成默寒气凛冽的话让气氛变得有些悲壮,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壮烈。
    然而关博君犹豫了一下说道:“那.....那......花园口惨案算不算反面例子?”(1938年5月19日,侵华日寇攻陷徐洲,并沿陇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笔趣阁(m.biquge168.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iquge168.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