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迟到的序章 一个不太悲伤的葬礼 1/2  反叛的大魔王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

『点击章节报错』

    反叛的大魔王由笔趣阁(m.biquge168.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成默将桌子里面的东西收拾干净,从明天开始这个能够仰望蓝天的位置就不属于他了,相比被降级到九班,成默更在乎的是自己的学点全部被扣,丧失了不少本该能够换取到的权利。
    教室里的人散的很快,因为不少人还报了课外补习班,想要在这场竞争中不失败,唯有更加的努力。
    收拾好书包,成默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开始考虑自己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想办法把这块表弄下来,说到这块表的来历,必须得从一个星期之前,成默父亲,成永泽的葬礼说起。
    让我们把视线转回一个星期前,四月份最阴冷的那一天.......
    阳明山殡仪馆的广场砖缝中有绿色的嫩芽在顽强的生长,冬的严酷还未远离,那些绿意显得有些孤独。花坛中有浅色的丁香在冷风中摇曳,单薄的身躯像随时会被吹断一般。
    断了也无所谓,春雨会再次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成默心想。
    此刻他正在阳明山殡仪馆的聚贤厅披麻戴孝跪在父亲的玻璃棺前面向来客还礼,他的背后挂着其父成永泽巨大的黑白照片,遗像是工作证放大拓印的,当时二十多岁的成永泽风华正茂,眉清目秀一副偶像明星的长相。
    两侧挂着成永泽的导师华夏社科院院长、华夏社会科学院大学校长、中心委员、中心党校副校长李明德亲自写的超长挽联:论文章经济,均足千秋,从今凭吊古城,落日登楼,岂第骑箕哀铁汉;合公议私情,来申一恸,剩我眷怀祖国,春风丽酒,更同钩党哭林宗....
    从挽联上来看李明德不像师长,更像是知己。
    和成永泽的相貌堂堂美如冠玉相比,十六岁的成默个子不高,看上去有些纤细,营养不良的样子,长的也十分平庸,勉强只能算是秀气,完全没有他父亲的英俊,更与母亲的美丽毫不沾边。
    唯一好看的就是那一对眼睛,如藏在浓稠黑夜里的一点深邃星光,只是这最大的优点,却被鼻梁上架着一个黑色的塑料框架眼镜个遮掩住了。
    此刻他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麻木,也许是冰冷,视线盯着殡仪大厅的门口,仿佛没有焦距,像是沉湎在无尽悲痛之中的样子,但倘若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不一样。
    他鞠躬的角度永远是45度,没有丝毫的偏差,眼神也从未在任何人身上停留,始终望着大门外的远处,并且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
    来祭奠的人络绎不绝,大都是成默父亲曾经供职的湘省社科院的同事,去年成默父亲成永泽调往华夏社科院担任人类学研究所副所长,以44岁的年纪在今年年初当选了社科院最年轻的学部委员(地位相当于科学院院士,也就是文科院士),虽然已经是第三批学部委员了,但这个荣誉依旧象征着社科院的最高学术水,乃至华夏最高的学术水平。
    毕竟华夏社科院是全球排名第九,全国排名第一的智库。(本文与现实无关,请勿对照真实排名)
    成默的父亲成永泽终生披着学霸和天才的外衣被很多学术圈的人所敬仰,但在生活和家庭上,他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
    成默出生3个月就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6岁时被确诊为“单心室、动脉导管未闭、大动脉异位、肺动脉狭窄”,如此复杂的病情十分罕见,根本无法手术治疗,医生直言不讳的说,这样的孩子能够活过二十岁就是奇迹。
    说起来成默应该获得父母更多的关爱,然而成永泽潜心学术研究,对成默几乎不闻不问,所有的压力全部抗在了成默母亲林怡青身上。
    成默的母亲林怡青是华裔,父母均在美国,来华夏留学时认识的成永泽,被成永泽的俊朗外表和天才身份所吸引,没有经过长时间的磨合,就在自己父母的强烈反对下嫁给成永泽。
    然而婚后生活完全不是她想象的那样,成永泽除了学术厉害长的不错,其他方面几乎是负分,为人木讷完全没有情趣不说,除了给钱几乎没有承担过家庭义务,就连林怡青找他吵架,他都不和她吵,只是默默的听着。
    在任何人看来成永泽除了对学术感兴趣,其他任何事情都不值得他浪费时间和精力。
    至于为什么会和林怡青结婚,成默猜测对他父亲也许是深受苏格拉底的影响,要知道对于古希腊人而言,理想的婚姻并不需要精神上的沟通,男女各有各的分工与使命。
    苏格拉底的弟子之一色诺芬在《齐家》中给出了婚姻的理由:首先在于繁衍后代;其次在于让人们老有所养;最后在于分担工作,男人主室外的工作,女人主室内的工作,包括保管粮食和财物、哺育婴儿、制作面包、缝制衣物等.....
    成默又想起苏格拉底还曾经对色诺芬说:“我劝你,当你看到一个美人儿的时候,赶快拼命跑开。”
    色诺芬不解的问:“为什么呢?”
    苏格拉底回答说:“青春美貌的这种动物比毒蜘蛛还可怕得多!好的婚姻仅给你带来幸福,不好的婚姻则可使你成为一位哲学家。”
    成默觉得父亲的这场婚姻不过是一次实验,而自己则是一个残缺的试验品.....
    在生下成默之后,林怡青坚持了六年,最后成默的病情成为了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在成默七岁时选择了和成永泽离婚,并放弃了成默的抚养权,回了美国。
    本来按医生的建议,成默最好是不要去上学的,但无奈的是成永泽实在没有精力对成默加以照顾,请了保姆在家看护,年纪大一点的保姆又偷又拿,年纪小一点的保姆试图勾引成永泽不说,家务事几乎不怎么做,于是在成默自己的强烈要求下,他被送去了上学。
    事实证明医生的话并不算错,长到十六岁的成默已经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病危通知单对于他来说近乎家常便饭,不过成默还算幸运,因为大部分有如此严重疾病的人在婴儿期就夭折了,但老天的眷顾让他顽强的活了下来,并且还和其他孩子一样背上书包,“享受”着校园生活。
    只是从小成默就和其他的孩子不一样,不仅不能剧烈运动,还容易感冒生病,经常要去医院打针,病情严重的时候,体内严重缺氧,甚至全身青紫。
    因为病情和聪明被老师特殊照顾,加之他不能运动,情绪激动嘴唇还会变成紫色,这样的与众不同,被嘲笑,被排斥,交不到朋友是自然的,即便他跟他父亲一样,从小就是学霸,成绩向来都是班级第一,但依旧改变不了被孤立的处境。
    上初中之后,成默紫绀的现象更加严重了,稍微多运动一下嘴唇、指甲都会变成紫色。行动能力也在变弱,走路久了都会胸闷气喘。
    15岁那年,参加中考体检的时候,医生告诉成默,他的心脏长得像葫芦一样,能活到现在真是个奇迹。医生还打了电话给成永泽,跟成永泽直言,成默可能活不到成年了(18),建议不要让他继续上学了,不如带着成默到处走走看看,享受生命最后的时光。
    成永泽没有理会医生的建议,成默依旧参加了中考和会考,并以星城市会考第一的成绩进入了长雅中学,而成永泽也在当年调入了华夏社科院。
    本来成永泽是要把成默带到京城去的,但成默过去之后严重水土不服,身体不适,病情加重,于是成永泽只能让成默回星城,反正成永泽也不担心成默的自理能力。
    除了给钱,这些年成永泽并没有在生活上给予成默什么帮助,完全是成默自己在照顾自己,除了成默自己的看病、吃药、吃饭之外,其他成家所有的生活琐事,例如交水电煤气费、请人打扫卫生等等都是成默打理的,因此成永泽对于成默还是十分放心的,反倒是成默觉得自己这个只会搞研究写论文的老爹更值得担心。
    只是成默没有料想到,自己还没有挂,他那个生活自理能力基本为零的老爹出了车祸先挂了。
    对于父亲的死,成默没有太多悲伤,在成默看来,生死本就是必然的事情,而他父亲成永泽,作为一个人类学家,天然的也是一个哲学家。
    哲学研究,就是不断趋向这样一种思想境界、逐步树立自觉的死亡意识的过程,就是不断地排练演习,为死亡,亦即为达到一种没有身体框架局限的存在作准备。
    柏拉图所说的“哲学乃死亡的排练”,就是这个意思。
    通俗点说,人的一生都与死亡相伴,并在为死亡做准备,死亡不是失去了生命,只是走出了时间。
    成默对此理解十分深刻,对于生死之事也看的很淡,不看淡不行,像他这样从出生起就离死亡如此之近的人,想不开的早就把自己愁死了。
    回忆起年幼时,他不能运动,唯一能选择的娱乐也只有看书,只是成永泽并没有给成默看儿童读物,而是直接送了他一套哲学书籍给他做启蒙读物,别人家的孩子在背诵《唐诗三百首》的时候,他看的是《写给孩子的哲学启蒙》。
    他至今还记得这本书的第一章节就是叫做《生与死》。
    石头不会死亡,因为它没有变化。它不死,是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活过。一切有变化、能长大、在成长的都会消失:有生就有死。
    生命的不同在于价值不同,蚊子死了就死了,狗死了你会哭,而一个人死后,伤心的人越多,缅怀他的人越多,就说明他的价值越大....
    成默看着熙熙囔囔的人在门口的桌子前写上五百或者一千的人情,心想以父亲这样的情商能做到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笔趣阁(m.biquge168.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反叛的大魔王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biquge168.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